索引号 002962481/2021-66374
 组配分类 政策文件  发布机构 县司法局
 成文日期 2021-02-08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于公布法治政府建设中典型行政案例指引(十二)的通知

文件编号 函〔2021〕11号
文章正文

各镇乡政府、街道办事处,县级有关部门:

现将《法治政府建设中典型行政案例指引(十二)》转发给你们。请各地各部门认真学习,举一反三,对照案例中反映的普遍性、倾向性问题组织查找和整改依法行政工作中的疏漏和不足,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全面提高依法行政水平,促进法治政府建设。

附件:法治政府建设中典型行政案例指引(十二)


象山县司法局

2021年2月8日


附件:


案例一、行政处罚也应遵循主客观相统一原则——金某不服某交通警察大队行政处罚申请行政复议案

【基本案情】

申请人:金某

被申请人:某交通警察大队

行政复议机关:某市人民政府

申请人金某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公交决字[2019]第330106-29003407XX号)中对申请人“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的车辆的违法行为”(“准驾车型不符”)的行政处罚决定(下称案涉行政处罚)向行政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

申请人认为,一是申请人对于电单车属于机动车是完全不知情的。申请人作为普通消费者,从某公司的官网、消费页面上所知晓的该电单车为电动自行车,而不属于摩托车,其无须任何驾驶资质即可扫码付费骑行。二是无牌照的电单车在市场泛滥,系被申请人行政不作为所致。被申请人作为交通职能的管理者,对于车辆是否可以上路、是否超标,具有管理义务。综上,请求撤销案涉行政处罚

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驾驶黄色无牌证电动二轮车并造成交通事故,经鉴定该车为二轮轻型摩托车,故其驾驶车型与其取得的驾驶车型为C1的机动车驾驶证载明的驾驶车型不符,违法事实清楚。申请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第四款,依据《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被申请人作出案涉行政处罚并无不当。

行政复议机关经审理查明,2015年9月30日,申请人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为C1,非摩托车驾驶证。2019年8月23日,申请人驾驶黄色无牌证电动二轮车后座载人,且未戴安全头盔,在某街道自西向东行驶向右变更车道,与成某驾驶的同向行驶在机动车道上的小型轿车车头左侧碰撞,造成无牌证电动二轮车后座乘坐人倪某被成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碾压,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及多辆车辆受损、申请人受伤的交通事故。经鉴定,申请人驾驶的无牌证电动二轮车属于电驱动二轮轻便摩托车类型,属于机动车范畴。

【审理意见】

主客观相统一原则是刑罚的基础性原则,而行政处罚在性质、功能和构造上与刑罚有极大相似的地方,只是在惩戒的严厉程度上不及刑罚。因此,行政处罚也应遵循主客观相统一原则,除考量客观要件外,还应考虑主观要件。“法律不应强人所难”,法律不应强求任何人去做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不应该以专家的标准来要求普通人。否则,对于每一个公民而言,整个社会将时时处处充满“陷阱”和风险;而为了避免这些“陷阱”和风险,人们将不得不突破常规、付出超常的成本和代价,谨小慎微地生活在社会中。本案中,申请人向经营公司租赁的黄色无牌证电动二轮车,从外观上看该车与市场上普通电动自行车无明显区别,从经营公司宣传和租赁APP页面所示该车为电动自行车,且租赁时亦未要求租赁人需具有摩托车驾驶证,据此申请人已经履行了普通人所能做到的一般注意义务。如果要求申请人正确识别一辆连交警部门也需要交由专业鉴定机构鉴定才能识别的电动二轮车是否属于非机动车,显然是“强人所难”,对申请人负担明显过重,也不符合基本的公平原则。综上,申请人对于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的车辆的行为没有主观过错,不具有行政违法行为的主观要件,且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也认定该行为与交通事故发生无因果关系,故案涉行政处罚不当,应予撤销。

【复议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之规定,撤销案涉行政处罚。

【指导要点】

电动自行车是当前人们短途交通最多最常用的交通方式,但当前部分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安全交通意识淡薄,容易造成人员伤亡。公安交警部门针对此类安全隐患,从佩戴安全头盔到停车线停车等,一直在做宣传、执法等各方面努力,电动自行车专项整治也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但在推进电动自行车专项整治过程中,尤其在行政执法过程中,要注意过罚相当的原则,否则既不利于发挥行政处罚的教育警示作用,还可能引起当事人更大的对立情绪,甚至引发负面舆情造成不良影响。本案申请人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经鉴定属于超标非机动车而认定为机动车的情况下,不应一律认定属于“准驾车型不符”并对当事人进行处罚,还应充分考虑行政处罚的主观要件。而评判主观要件,行为有无过错,“法律不应强人所难”,法律不应该以专家的标准来要求一个普通人。如果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已经履行了普通人所能做到的一般注意义务,其对于“准驾车型不符”行为就没有主观过错就不具有行政违法行为的主观要件,故不应按照“准驾车型不符”对驾驶人进行行政处罚。


案例二、行政机关应当遵守行政职权法定原则——孙某龙不服某镇人民政府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申请行政复议案

【基本案情】

申请人:孙某龙

被申请人:某镇人民政府

第三人:孙某根

行政复议机关:某市人民政府

申请人因对被申请人作出的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不服,向行政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

申请人认为,涉争地块目前实际由第三人使用。因申请人计划在涉案土地上为其母修建坟墓被第三人拒绝,申请人遂于2016年5月20日向被申请人请求土地权属争议处理。申请人认为在分自留地时,两户人口相等,上述土地应两户均分,而目前申请人有部分土地被第三人霸占,故要求被申请人就权属争议作出裁定。被申请人受理申请人的申请后展开了有关调查取证工作。2017年12月25日,被申请人作出土地使用权属纠纷处理决定,裁定争议土地由第三人享有使用权。申请人不服,遂请求复议机关撤销上述决定。

被申请人认为,一、被申请人作出决定认定事实清楚,内容适当。涉案土地在1979年按人口分到户后,未进行分户造册及办理相应权证,由第三人实际使用至今而申请人在历时20多年之久后方提出异议,且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案涉土地使用权系其享有的事实。被申请人作出决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根据《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被申请人作为土地权属纠纷的处理方主体适格。被申请人在申请人申请后七日内依法受理,并发送申请书副本,未违反《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十三条的规定。

第三人认为,第三人的父亲孙某周与叔父孙某铨(申请人的父亲)系一母同胞。叔父孙某铨幼时求学期间均由第三人父母照顾。叔父孙某铨工作后与本村孙某幼结婚。2010年孙某幼请来风水先生打算在第三人的自留地上做坟,遭到第三人母亲的竭力反对。孙某幼在其他地方有多处土地,在其去总工会工作期间已全部给她的侄儿、外甥及堂兄弟等户种植,与第三人毫不相干。

行政复议机关经审理查明,第三人的父亲孙某周与申请人的父亲孙某铨系一母同胞关系。本案涉争地块位于某市某镇某村,目前由第三人使用。因申请人计划在涉案土地上修建坟墓被第三人拒绝,申请人遂于2016年5月20日向被申请人请求土地权属争议处理。2017年12月25日,被申请人作出土地使用权属纠纷处理决定,裁定争议土地由第三人享有使用权。

【审理意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一条及《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自留地属于农用地范围,依法应实行土地承包经营制度。故申请人与第三人之间有关自留地的纠纷属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而不属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范围,不在被申请人可以依据《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作出裁决的法定职权范围内。

【复议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4目的规定,决定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土地使用权属纠纷处理决定。

【指导要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农村村民间有关自留地的纠纷是否属于土地权属争议的范围。《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二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土地权属争议,是指土地所有权或者使用权归属争议。”第十四条规定:“下列案件不作为争议案件受理:(一)土地侵权案件;(二)行政区域边界争议案件;(三)土地违法案件;(四)农村地承包经营权争议案件;(五)其他不作为土地权属争议的案件。”因此,自留地纠纷是否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是本案争议焦点。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行终213号行政裁定认为:“根据中共中央批转《全国农村工作会议纪要》(中发[1982]1号)文件中关于农业生产责任制第(二)项中有关论述‘包干到户这种形式,在一些生产队实行以后,经营方式起了变化,基本上变为分户经营、自负盈亏;但是,它是建立在土地公有基础上的,农户和集体保持承包关系’,故上诉人诉请事项应属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纠纷。”参照此意见,农村村民间有关自留地的纠纷属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争议,不属于土地权属争议的范围,镇乡人民政府无权依据《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进行处理。

此类例在农村地区较为常见,但直接要求镇乡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的并不多。一旦申请提出而镇乡人民政府又作出了处理决定,则属于超越职权的行为,应当予以撤销。虽然自留地纠纷不应通过《土地权属争议调处理办法》规定的程序解决,但村民如认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受到侵害,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三条、第四条之规定,通过自行和解,请求村民委员会或乡(镇)人民政府等调解,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等方式解决。